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熟女  »  【小城习俗】(01-02)【作者:Issithlord】
【小城习俗】(01-02)【作者:Issithlord】
字数:598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我决定了!」我的大女儿贝丝在沉默的餐桌前说道。

  我问道:「你决定了什么?」我以为这是可以让我们一家像以前一样热热闹闹的吃晚餐的话题。

  贝丝勉强了个微笑回答道:「我决定了我要全心全意的经验我都第一次!」
  「啊,」是我和老婆玛丽一起的第一个反应。我们几天没有谈这个话题了。可是我们夫妻两人都没有办法再继续对这话题谈下去。我只有试着微笑。

  「爸爸,妈妈,」贝丝说道。「我们能不能不假装我和和爸爸被选上的事实?」
  「贝丝说的对,」玛丽看着我说道。「这是在过几天就要发生的事,我们不能再不理它。」

  「可是……」我开始说道。

  贝丝打断我说道:「没有可是了。你比我们任何人都清楚被选上的人是一定要参加的。」

  对,我比任何人都清楚被选上没有参加的后果。我的祖父就是自从城里有了这个习俗以来的几百年历史最后试着逃离被选上的人。那一年,整个平常很繁荣的小城几乎跨了。而逃跑的祖父和后来变成了我的祖母的女人被城里的人抓了回来。虽然城里的人没有直接惩罚我的祖父与祖母,我的一家一直到几年以前才没有过贫穷的日子。我歎一口气说道:「我没有说我不参加,可是我不一定要为了参加高兴吧?」

  我才说出了话就看见贝斯眼角流出了眼泪。她哭了一下才说道:「你一定要这样吗?」

  「我能怎么样?」我是想安慰我的女儿,可是我真实无法做到。

  贝丝擦了脸霞的眼泪说道:「我才对你说我要全心全意的经验我的第一次,可是你这么不合作,我怎么可以有个好经验?」

  我不觉得我自己的女儿会有个美好的第一次,或第五十二次。因为被选上了的两个人要做一整年的性爱,每个礼拜都要做一次。自从几百年前城里的人开始对神崇拜后,只要每年都有一对处男处女从新年开始照习俗做,这城就会很繁荣。而且被选的两个人也会好运一生。虽然这习俗的历史中有几次是兄弟姊妹的乱伦,这是第一次父女同时被选。我被选是因为我祖父逃离的关系。他令我即使不是处男还是被选上了。「因为我是你爸爸……」一样的话我说过了好几次了。可是它改变不了我和女儿的处境。我祖父是为了爱逃跑,我觉得我也是。

  玛丽摸着我的手臂说道:「对,她是你的女儿,所以你才一定要好好地做。要不然你会嫁祸给她,给我们全家和整个城市。」

  我也知道我祖父放弃的女孩子没有好过而且还发了疯。我更知道我一定要为我女儿做我该做的事,可是我还是说道:「我没有说我不做,可是我还是不会高兴地去做。」

  贝丝因此站了起来,满脸都是眼泪的跑出了餐室。

  我的小女儿缇丝到现在才说道:「爸爸,你为什么不能迁就姐姐?你以为她想要这样吗?她以经有个喜欢的男生,可是她却需要和自己的父亲做爱!她也是逼不得已要往最好的方向去想。她已经什么梦想都没有了,你却连让她有个美好的第一次也不给她!」

  缇丝虽然是家里最年轻的成员,可是她也是最善解人意和懂事的成员。被她这么一说,我也只好反省一下我对这件事的看法。我虽然一直都觉得与我自己的女儿做爱是对她最坏的事,可是我却把自己变成这件事的中心,只顾着自己的想法而不去考虑贝丝的心里感觉。我说我这么犹豫是为了她,可是我一直只是考虑到自己。我站了起来,对玛丽和缇丝微笑道:「我去找她谈谈。」

  我在贝丝的房间内找到她。她一看到我就「哼」了一声转头不看我。我坐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我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我们就这样沉默的坐在房间里。

  过了几分钟贝丝才开口问道:「你有话要说吗?」

  我其实不知道要说什么。一个父亲怎么安慰就要给自己破处的女儿?「我……我会尽力……把你的第一次做……做的最完美的……」

  贝丝转过头来,她满脸是泪对着我点头说道:「谢谢……爸爸……」

  说了这种噁心的话,我还有什么话说。我只有继续胡乱的说:「我不知道你有个喜欢的男孩……」

  贝丝哭泣的更厉害时我才发觉我说错话了。「对……对不起……」

  贝丝擦掉了眼泪后说道:「这不是你的错。我只能怪自己的命运不好。还好他不知道我喜欢他,我们之间只是朋友,要不然,我的心会更痛的。」

  为了不要再说错话,我只有沉默,等着她继续。她使用她美丽的大眼睛看着我说道:「你能抱我吗?我从小到大有任何折磨时,都是你抱着我安慰我的。」
  如果是被选之前,我不用贝丝要求,我早就过去抱住她。可是知道我会对她做什么,我觉得抱着她不是个好主意。她看着我怠慢着,说道:「再过几天,你就会对我做比抱着我严重的事……你会变成我的爱人……可是在那发生以前,请你继续当我爸爸……」

  我立刻赶过去她身边抱住她。她把头靠在我肩头说道:「爸爸,我爱你。」
  我不相信我给她破处以后她还会再爱我。可是我回答道:「宝贝,我也爱你。」
                第二章

  新年的那一天我和贝丝一大早就到达了崇拜花园。虽然我们到晚上九点以后才需要做爱,可是这个习俗有很长的历史也对城市有很大的影响,所以有很多不同的礼俗要做。

  然而,虽然这个习俗对每个住在城市的人都很重要,因为这些礼俗蛮无聊的,很少人会来看它。我自己也从来没有把它放在心上。整个花园里只有礼俗需要的人员,几位记者,和去年被选的男女。全部只有二十几个人。我觉得很庆幸没有太多人,因这些礼俗本来就很尴尬了,而且当在礼俗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我和贝丝是父女的关系,我觉得更尴尬。

  我看着去年的男女坐在我和贝丝对面。他们本来是陌生人,在一夜之中变成了情侣,开始喜欢上对方,后来结了婚。而且这个女子也已经怀孕了四个月。我听说其实百分之八十五的男女都会变成在一起。可是他们都不是父女。我和贝丝不是陌生人,她是我的骨肉。我只可以想像到我们到年底不会再是父女,会变成什么都不是。

  贝丝从早到晚都一直微笑着面对全部的礼俗。我为了她也尽了全力配合她。直到八点半,我们才走进了花园内部看到了屋顶上有红瓦,墙面是橙色的崇拜小屋。看到了它,贝丝的笑容彻底的消失了。我自己也不知如何面对我们即将要做的事。

  再过了十分钟,我和贝丝被去年的男女带进小屋。他们解释了一下小屋的基本设备和几台摄影机的位置后就离开了。当我听到了门锁上的声音,我知道是不可能逃走了。据我所知,进入了小屋后的男女就一定会做爱。没有人试过故意不做拖时间。特别是有家人的男女,如果不做的话会给她们惹祸上身。

  这个小屋像是个旅馆房间。从大们进入时的左边是间厕所,而直入就是只有一张双人床和时钟的房间。房间有油漆的味道。我虽然年轻时看过一对被选的男女做爱的影像,可是它是黑白的,所以我不知道墙上的颜色。我那时没有想到我会亲自发现墙上的颜色是浅蓝色。不只是有新油漆,屋里全部的设备都是新的。新床,新被子,新马桶,每样东西都是新的。这屋子的唯一用处就是要来做爱,至少我们不需要用被别人用过的东西。

  贝丝紧张的到处看着。我想她在找可以逃走的方法。可是过不了久,她歎了一大口气,坐在床边以颤抖的声音说道:「快要九点了……」

  我看着墙上的时钟一下才对女儿点头说道:「我们不需要立刻开始,我们只要在十二点前开始就可以了。」

  「我觉得我们越早做爱越好,」贝丝说道。「我们越等,我就会越慌。而且我们等几个小时也不可能改变我们的责任……」

  我再次点头,可是我没再说什么。我们父女两人只是看着时钟,沉默的等待。
  当时钟展映九点时,我一直看着它,我不敢转头看贝丝。我发觉她也跟我一样,一点都没动。可是经过了几分钟,她把一只手放在我肩上。我慢慢的转向她,看到了她望着我苦笑。

  看到她这个样子我真实很生气为什么我这个以婚,有孩子的男人还是被选上。我记得我被通知我和我女儿被选时,我立刻冲过来崇拜公园里的办公室来跟他们讲道理。谁知道他们会告诉我,因为我祖父的关系,他的任何子子孙孙都有可能被选中。只有被选中,做了需要做的事,我的家才有可能返回只有处男女才可以被选。老实说,如果只是贝丝被选中,我也不会觉得高兴。虽然很多人觉得被选中是个荣誉,我却觉得每个人都因该有选择自己第一次的对象的机会。我的女儿没有这个选择,而且会被我糟蹋。

  贝丝靠近我一点说道:「爸爸,我说过我要全心全意的经验我都第一次。你也答应我要给我个美好的第一次。我们不要再想太多了……让我们开始吧?」
  我再次点了点头也靠近了她一点。而她也开始脱她的连衣裙。我不知道她想要的美好第一次是什么样子的。虽然我答应了她我要这么做,我更本无法之前问她「美好」是什么意思。而且我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性能。我一生中只有一个爱人,那就是我老婆玛丽。我们新婚的那一年时常做爱,可是每过一年,我们就做的越来越少。结婚十七年了,去年只有做过六次爱。这也是因为我其实不是对性爱着迷的人,而玛丽做爱也只是为了我才做。她做爱时没有高潮过,她还会时常叫我快一点射精。她只有我为她口交时才会高潮。

  我这才想到我因该给贝丝口交,让她感觉到高潮的快感后再给她破处。可是当我要对她提起这个主意时她却浅呼吸和发抖的对我说:「爸爸……我知道之前……我- 我要你给- 给- 给我个美好的第- 第一次,可- 可是你能- 能不能尽快
射- 射精?」

  贝丝果然是玛丽的女儿,会跟她说一样的话。她因该终於明白了想像的事和真实发生的事不同。她到了开始脱衣服这个地步才会害怕。这也正随我自己的意思。我不觉得我们因该让整个城市觉得我们喜欢乱伦之性爱。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是被逼的,而不是自找的。我再次点了点头说道:「你要我怎么做都好。」
  贝丝还问道:「那我只- 只脱内裤好不好?其他的都不要看都不要摸……」
  「当然好,」我回答道。我们越少触碰越好。

  贝丝继续发抖着慢慢地把内裤从裙子下面拉了下来到她的大腿上。我想把灯关掉,让她不会那么紧张,可是我们连控制小屋里的灯光的权利没有。我只可以转头不看她,等她脱完。下几分钟,我只有听到了贝丝脱鞋子和她上床的声音。再过了一会,她才说道:「爸爸……我……我准备好了……」

  我转过头来看到了她穿着连衣裙躺在床上望着我。我深呼吸一口气才走向她。我爬上了床,用四肢爬向她直到我就在她身上。我们望着对方的眼睛直到她闭上双眼说道:「开始吧。」

  我这时才发觉我的阴茎根本就没有勃起来要怎么开始?我立刻下床跑进厕所。贝丝看到我这么做,问道:「爸爸,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如何对她解释。可是这是个大问题,还好时间还早,要不然我们都会出事。我只回答她说:「我需要多一点时间……」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要如何才能对贝丝有欲望。我再深呼吸一口气才走出厕所。

  贝丝在床上望着我走向她,再问我道:「爸爸,你没有事吧?」

  「我没事,」我回答道。可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对她招了事实。「可是我没有办法……变大……」

  虽然贝丝没有任何性经验,她也明白我的意思。她也知道那不是好事。我们只剩下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好像没有办法让它自然的变大,我们需要一些爱抚。「那该怎么办?」她问道。

  如果我不能勃起能让我们不需要做爱的话,这会是最好的发展。可是后果和我们逃走一样。我全家都会惹祸上身,这整个小城的十万人也会有遭遇。我说道:「我……我不知道。我可能需要一些刺激……」

  「刺激?」

  「对,」我回答道。「我知道你刚才说你要我什么都不做就尽快射精,可是我对你没有自然的欲念……要我这样做实在会有点困难……我可能需要看到你的一些比较私隐的地方……也可能要碰触它……」

  贝丝在床上站起来,绷着脸,然后把裙子拉起来,她也同时说道:「要看……这个吗?」

  因为她已经脱了她的内裤,她的光溜溜的阴部次裸在我眼前。她的阴部之所以光溜溜是因为每位处男女都需要把阴毛整年剃光。我虽然不是处男,我也需要剃光阴毛。她这个样子,我看得到她从小腹到阴部上面都保持着白皙的皮肤颜色,她的阴部才是淡粉红色,而且她的微小湿润的阴唇的内方却是鲜粉红色的。我虽然不是的对女人的裸体很着迷,可是我看到了她的美丽的阴部立刻有了欲望从我内心涌出。我还以为需要更多刺激,没有想到会这么简单。我深呼吸了一下,没有回答她而向她走。我走的每一步都让我觉得我的阴茎变得更大。

  贝丝好像是看到了我裤子里的变化,而立刻再躺下。我到了床边时,我看的出她的脸比之前还要红,而且她的双眼紧紧的闭着。我把裤子脱掉,让我的已经是最大的阴茎出来,才再次上床。我又以四肢把自己撑着。我说道:「爸爸对不起你。」然后掀开了她的裙子,把自己摆在她阴道入口后,强力的推进她。
  贝丝自动的往床后退,可是已经太迟了。她因为痛苦的大叫声音充满了整间房间。我也看得到她眼角以经留出的眼泪。她叫完后还是张着口,看起来好想是痛苦的没有办法呼吸。我不知道她是那里比较痛,她的心还是她的身体?而我虽然我整只阴茎以经进入了她,我也因为心痛而没有感觉到刚刚为了一个女人破处因该有的快感。因为这个女人是我的亲生女儿。我也觉得我无法呼吸。

  可是我还是个男人。已经进入了女人的阴道里,还是会自动产生出要彻底享受的感觉。我虽然很久才与玛丽做爱一次,但一旦我们开始了,我还是会好好地完全感受到她阴道里的美好。再说,习俗说一定要射精,也一定要在贝丝体内射,所以只有破处是不够的。我对她说:「我会尽快射精的。」而我开始在女儿的阴道里推抽。过了破处的震惊,我才发觉女儿的阴道非常的紧也非常的湿润,让我感到很舒服。

  贝丝没有回答我,而把头转到一变。我可以看的出来她抑制住自己不要出声。不管是疼痛或是这陌生有个男人在她身体里面的感觉,她紧紧的和住她的嘴唇也继续紧紧的闭着双眼。我虽然怜惜她,可是我继续慢慢地在她阴道里抽推。我无法停止。

  我为了要尽快射精,我加快了动作,可是过了一会儿,我虽然感觉的非常好,我还是没有接近要射精的感觉。这让我更加速度的进出贝丝,可是结果不是我接近射精,而是她终於破口而大声的呻吟起来。不只这样,她也紧紧的用了两手臂抱住了我。当我的脸靠近她时,她自动给我的脸霞吻了几下。这时我也觉得我们亲吻已经不会是大不了的事了,所以我吻了她的嘴唇。她回吻了我,也把她的舌头伸进我的嘴里,我当然也给了她我自己的舌头。就这样,我们才像是真实的在做爱。

  可是这个情况没有维持很久。因为贝丝不久后就开始把指甲钻进我的背后,她的嘴和舌头不再活动,她的呻吟越来越快,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浅,她全身的肌肉好像都紧紧的绷着。终於,她的呻吟变成了大叫声,我也感觉到她阴道紧缩着几秒锺,然后她全身才放松了。她高潮了!她做到了她妈妈没有办法做到的事,而且是与为自己破处的父亲!

  这是我第一次以我的阴茎感觉到女人的高潮。而因为如此,我感觉到我从来没有感觉过的快感。我再推抽了女儿几下,就无法控制而射了精。经过了我一生以来最享受的高潮,我立刻瘫倒在她身上。我们两个人什么话都不说,只有喘着气。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